<i id='a2u52'></i>

    <i id='a2u52'><div id='a2u52'><ins id='a2u52'></ins></div></i><ins id='a2u52'></ins>

    <span id='a2u52'></span>

    1. <dl id='a2u52'></dl>
      <fieldset id='a2u52'></fieldset>

        <acronym id='a2u52'><em id='a2u52'></em><td id='a2u52'><div id='a2u52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a2u52'><big id='a2u52'><big id='a2u52'></big><legend id='a2u52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1. <tr id='a2u52'><strong id='a2u52'></strong><small id='a2u52'></small><button id='a2u52'></button><li id='a2u52'><noscript id='a2u52'><big id='a2u52'></big><dt id='a2u52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a2u52'><table id='a2u52'><blockquote id='a2u52'><tbody id='a2u52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a2u52'></u><kbd id='a2u52'><kbd id='a2u52'></kbd></kbd>

          <code id='a2u52'><strong id='a2u52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賣鐘漢良送的禮物,吳昕的情商怎麼就沒和何炅學到點呢?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0

          本文由娛樂(niuhzan.com)整理發佈

          吳昕不是第一次關閑魚瞭。

          早在去年十二月的時候,就關過一次,因為吃瓜群眾扒出她的閑魚,說她的款式都太土氣,大概就是像這樣的款式,真的難以想象一個年輕人的衣櫃裡裝滿瞭這些。

          雖然說買賣這種東西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,但她是吳昕啊。

          而且是在這種公開的平臺,吃瓜群眾當然也有議論的權利,於是說她款式老氣,東西皺皺巴巴,二手價格昂貴,過分一點的就是“綁著明星光環什麼錢都想賺”。

          然後吳昕就生氣瞭,刪空瞭閑魚裡的所有東西,大概就是老娘不賣瞭。

          這裡是當時的原文“樂趣沒瞭,瑟瑟發抖,有緣再相見”,這句話大概和奚夢瑤說“走秀摔倒就退休”是一個意思,過瞭兩天,吳昕的閑魚又開門大吉如火如荼此起彼伏。

          要不是因為把鐘漢良的熊貓賣瞭,我還不知道她又在營業。

          六年前,鐘漢良上快本,就帶著自己最愛的熊貓玩偶“黑花”來瞭,這個“黑花”我科普一下,是鐘漢良去成都遇到的玩偶,因為很喜歡,所以取名“黑花”當做自己的虛擬女兒。

          然後去快本,就把“黑花”送給瞭快樂傢族。

          註意,這裡不是批量生產隨意送,而是根據每個人的特征量身定做。謝娜的熊貓上有星星意味張傑,何炅的熊貓有帽子意味禮貌,而吳昕的熊貓穿瞭一身裙子,意味著希望她收獲幸福愛情。

          吳昕收到的時候還是挺開心的,說“等我結婚的時候一定請你”。

          結果沒有到結婚的日子,吳昕就把熊貓掛出來賣瞭,六十塊錢,吃瓜群眾生氣的在於,“鐘漢良精心送你的禮物就這樣被你賤賣瞭”,一個精心一個賤賣聽起來確實難受。

          沒辦法,吳昕發聲明道歉,表示“娃娃已經被我追回,在此誠懇地向鐘漢良道歉”。

          吳昕在聲明裡提到,最近自己比較忙閑置交友工作人員打理,言外之意可能就是疏忽。但吃瓜群眾並不買賬,“因為正常的邏輯是你打包收拾出來,工作人員才會處理”。

          反正道歉之後,吳昕又關瞭閑魚,意難平的說瞭一句“這裡真的很不適合我”。

          吳昕確實是一個緊繃的人,她上《閨女》的時候就聊起過閑魚,她說她“活的太認真瞭”,比如誰說瞭她一句,她就是要和買傢爭論的那種。

          比如說她的衣服太卡通,她就是要解釋,“那是我以前買的,因為現在穿不瞭瞭才拿出來賣啊”。

          改呢也會改,吃瓜群眾說她的衣服太皺,真的真的像“壓箱底”的貨色,她也接受瞭這個意見,所以買瞭個熨燙機,開始把衣服都燙一燙,你想她這麼懶的人,為瞭閑魚而營業。

          她是努力,但依然會出紕漏。

          就拿鐘漢良送的禮物來說,吳昕能不能處理朋友送的閑置物品,能,而且像她這種身份每天都會收到好多藝人品牌粉絲送的禮物,傢裡當然堆不下。

          但,這個方式考驗的是情商。

          我稍微總結瞭下藝人處理禮物的方式,個人名義賣,公開拍賣捐給慈善機構,送人,或者扔掉。

          捐,肯定是最好的方式;送人呢,低調送走,不讓當事人知道也可以;扔和賣是比較敏感的方式,扔呢,如果是一把火燒瞭神不知鬼不覺就算瞭。

          賣,如果是借別人的手賣也可行,不冒險,但如果是自己本人賣,風險就大瞭,像吳昕這種禮物,又是獨一無二的,那吃瓜群眾不盯著你說盯誰呢。

          有人幫吳昕解釋,說可能吳昕是忘瞭,而且都六年瞭,說不定其他四個人的也早都不在瞭。我覺得忘瞭可以理解,但這裡的問題還是出現在情商。

          說其他四個人也可能不在瞭,也許吧,但他們的處理方式至少不是公開變現。

          不能公開,這是維護關系的底線。

          可能有人說,這隻是工作上路過的夥伴,順手的社交而已,吳昕私下和鐘漢良沒有來往。這種解釋我也同意,但就像我在朋友圈賣合作夥伴專門送我的定制禮物,還會有下一次合作嗎。

          很難吧,而且其他合作夥伴會怎麼看你。

          雖然不可能每個人都像鄭淵潔,專門把讀者的信收藏在一個房子裡,但還是那個關鍵詞,低調。

          但話說回來,吳昕跑去賣二手幹啥呢。

          成交量是挺高的,平均兩三百一個東西,加起來已經成交瞭二百萬,路人羨慕不已,但吳昕真的缺兩百萬嗎,整得雞飛狗跳,好感一直下降,藝人價值都不止掉兩百萬吧。

          就是一件吃力不討好的事情,當然如果有平臺提成另說。